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恋人未满》甜蜜暴击(第三更)

第一百七十五章 《恋人未满》甜蜜暴击(第三更)(1 / 2)

歌曲的前奏声开始响起,孙奕那稍显慵懒的嗓音在全场传开。

“【我看着颗猕猴桃,

眼泪突然被引爆。】”

坐在观众席另一侧的专业评审们看着歌名,然后听着歌词,已经大概猜出了是唱什么的。

唱的是喜剧演员吧。

演员嘛,哭戏是很重要的戏份,很多演员会专门练习哭戏。

毕竟有的人哭起来那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有的人哭起来五官扭曲在一起,异常难看。

从开头歌词来看,应该唱得是一个很厉害的演员,否则也不会看着一颗猕猴桃都能直接引爆泪腺。

穿着西装,戴着消愁面具的孙奕继续唱着。

“【我天生不爱炫耀,

却太多艺术细胞。

我谈的情拍的拖也许很少,

中的枪挨的刀受的煎熬,

华丽得无法低调。】”

实际上,黄伟文在写这首歌时,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向星爷致敬。

很多人都很清楚,周星驰有一段往事,那就是曾经跑龙套的时候要演一具死尸。

他主动去和副导演商量:“我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第二掌的时候再死?”

副导演眼睛一瞪:“浪费时间!”

演出时,他只好做了一个“啊”的表情,然后成为尸体。

但如若你放慢去看,去观察他的表情,可以看出在那一瞬间,他演的是鲜活而又投入的。

“虽然小,但也是表演啊。”他说。

歌曲在这个时候,进入到了副歌部分。

整首歌副歌高潮处,孙奕自己最喜欢的是第一句。

“【为什么全世界的恋,

我都失一遍。

为所有的悲剧,当特约演员。

我伤得断肠,我哭得夸张,

像一套港产片。

……】”

他在舞台上唱着歌,整个肢体语言做的滑稽又夸张。

这搭配上他那张小丑面具,让观众们看得十分带感,觉得歌曲的内容和歌手的表演,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直觉告诉他们,这样的舞台呈现,八成是骆墨设计的!

等到歌曲进入到B段,然后把B段的第一遍副歌也给唱完时,孙奕低下头去,然后猛地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他这个时候唱的内容正好是:

“【这世界本来就是场真人秀表演,

实在难避免,

幕揭开——】”

他把自己的右手给抬到最高处,拿着小丑面具,然后滑稽地向后一抛。

面具揭开了,幕揭开了。

唱到这里时,他抬起头来,然后把右手大拇指放在嘴角处。

大家这时候才发现,脱掉小丑面具的他,脸上还是画着淡淡的小丑的妆容!

没有舞台上的小丑那么夸张,但他眼睛周边有着妆,脸上的粉擦得也很白,嘴唇更是被口红给涂得鲜红!

面具戴久了,也就印在脸上了。

喜剧之王,在镜头前是滑稽逗趣的小丑,在生活里也是一样!

只见他右手大拇指在左边的嘴角上用力的抹了一下。

在嘴角上扬的同时,那鲜红的口红直接被手指给抹开,红色印记贯穿了大半张左脸。

仅仅一个动作,小丑的模样瞬间鲜活了起来。

他这个时候再重复唱副歌的高潮部分,整个含义陡然间就不同了。

前面唱的是镜头前的故事,唱的是在电影里的故事。

而此刻呢?

“【幕揭开——

全世界的恋我都失一遍,

为所有的悲剧当特约演员。】”

——此刻亦如是!!!

弹幕在这个时候猛地变多。

“卧槽,好帅!又感觉有点可悲!”

“这个舞台设计可以啊!我刚刚在大屏幕上看到了,上面写着舞台设计:骆墨。”

“强啊,我一下子不知道为什么就起了鸡皮疙瘩!”

“小丑!小丑!”

“靠!这是往心底里开枪啊!”

舞台感染力瞬间就铺开了,可以说整个《情歌王》的舞台,自《喜剧之王》开始,就被弄热了。

孙奕此时已经唱到了最后一句。

“【我伤得断肠,

我哭得夸张,

只为了……..

——红几年。】”

明明歌词的内容是在深度剖析自我,可伴奏声却依然轻松明快,富有节奏感。

仿佛小丑内心中的痛,无人在意。

或许也正是因此,那虚假的面具,才会印在脸上吧。

伴奏声结束,孙奕看着观众,将左手负在身后,左脚也放在了右脚后头,右手手腕在胸前翻转了几下,紧接着将手放在胸口,小丑优雅地朝着台下鞠了一躬。

他的动作越是优雅,越是像舞台上落幕前的谢礼,就越是扎心。

灯光在这个时候陷入昏暗,连那道聚光灯都开始偏离。

孙奕依然保持着鞠躬的动作,但他左边的脸庞有光亮照着,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道从左边嘴角处不断向上蔓延的鲜红。

右边的脸庞,则一片漆黑,看不出是何模样与表情。

《喜剧之王》四个大字再次浮现,让观众们感受到了舞台的魅力与强烈的反差。

“强!太强了!”

“绝了!太过瘾了!”

“我好心疼是怎么回事?”

“啊!骆墨真是该死,当初《边走边唱》里就搞得很难受,现在更难受!”

现场观众开始鼓掌欢呼,还有很多人高喊着孙奕的名字。

专业评审那边也有几人起立鼓掌。

整首歌的主旨是自我悲情,这也是情的一种,符合《情歌王》的舞台要求,却又【无关爱情】。

专业评审团对于词曲都是一通猛夸,口中不断念叨着“反差感”这个词。

坐在第一排的吕一拿着话筒道:“这首歌能让我想起《浮夸》,但感觉又截然不同,没有那么撕心裂肺的感觉,却又依然让人刺痛。”

“摘

“前面的歌词内容,其实唱得都是戏里,到了揭面的时候,才是戏外。”

“但这偏偏让我想到了一句话——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或许,这才是喜剧之王?”

最终,专业评审团这边给出的分数是88.7分,没有上一次的《年少有为》高,但第一个上台表演暖场,能有这个分数,已经很强了。

如果要说得更阴谋论一点,指不定还有专业评审在刻意压分。

但音乐本就是很主观的东西,世上就不存在人人都喜欢的歌曲,什么歌都是有人骂的。

所以也没法说啥。

休息室内,骆墨看着孙奕表演结束,微微颔首。

其实自穿越以来,很多舞台设计都是他的半原创,亦或者是全部原创。

地球上你找不到一模一样的。

这一次《喜剧之王》的舞台,同样也是如此。

从观众们的现场回馈中可以看出,这样具备极强的画面冲击力的设计,效果还是很好的。

事实上,他为第五期准备的三首歌,角度和舞台设计,都是截然不同的。

接下来,就要轮到陈珊琪上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