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这个明星很想退休 > 第一百零二章 乖乖女

第一百零二章 乖乖女(1 / 2)

在结束了《猫妖》的拍摄后,骆墨踏上了回魔都的路途。

这次拍摄对他而言,算是一次很不错的体验。

不管是古装扮相,还是打戏,亦或者是后面的【真·摸头杀】,都让他觉得很有意思。

他坐在飞机上小憩时,心头还会偶尔浮现出许初静抬眸望向他时的样子。

有句话叫:别假装不在意,你明明心动了。

骆墨不是那种傲娇的性子,他在内心中承认,在那个场景里,真的有动心。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在骆墨看来,许初静若是扔到古代,那也是祸国殃民级的。

最主要的是,他对她就是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探索欲,越是接近她,就越想更深入。

美人如美酒,一旦起瘾了,便会贪杯。

“这谁扛得住啊。”骆墨笑了笑,打消了心中的胡思乱想。

撸天后的感觉虽然美妙,但他还是更怀念自己撸白白白的日子。

毕竟撸猫时,白白白是会跟他互动的,会用牙齿轻轻摇一摇他的手指,两只小肉爪会抓住他的手掌,然后伸出小舌头舔动几下,示意自己还想被撸。

天后大人气场强大,可给不了他这种层面的互动。

但是,这也的确是骆墨自灵魂融合以来,首次心中产生这种异样的情绪。

“果然啊,是荷尔蒙疯狂分泌的年纪。”他笑了笑,戴上眼罩,继续小憩。

……..

……..

回到魔都后,骆墨就开始专注于两张新专辑的制作。

李俊一也来魔都报道了。

对于墨哥正在着手童树的专辑,且暂时并没有给自己出歌的意思,李俊一心里也没什么不平衡的。

他很清楚自己与童树在唱歌方面存在的差距。

他的强项在于舞蹈与编舞,而不在唱歌。

但不知为何,骆墨似乎并没有放弃李俊一在唱歌方面的可能性。

李俊一最大的短板在于,他高音是死活唱不上去的,重低音区倒是很稳,但没什么特色。

骆墨想了想后,觉得他可以往民谣的方向试着发展看看,但这需要勤加练习。

同样一个人,在唱歌时的唱腔是可以多变的,这需要李俊一多去找找感觉,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个适合的唱法。

找到了,那便会产生蜕变。

像地球上有一个叫颜人中的歌手,以前唱歌都是不温不火的,但有一次在录制短视频时,他感冒了,然后唱了一首《有可能的夜晚》,这条视频直接就爆火了。

甚至顺带着让这首歌的热度都拔高了。

他是真的感冒,还是说找到了一种特殊的唱法,骆墨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那时候评论区里,网友们发出了善意的建议:“不好意思,能请你一直感冒吗?”

然后他“感冒”就真的没好,特殊的声线与唱法,持续到了现在。

李俊一的声音是较为低沉的,但他唱歌的时候由于不自信,怕自己唱不到那个调上,就会扯着嗓子唱,反倒会少些效果。

他的悟性比童树差一些,但好在性子沉稳,人也不争不抢,骆墨还是比较看好他的。

等到他什么时候水平够了,什么时候再给他出专辑。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去录制《边走边唱》的日子了。

这个节目也是宁丹的团队做的,但她本人并未担任总导演。

只不过这一期呢,会由她来接棒总导演的位置,由她亲自录制。

宁丹比骆墨早一天前往了录制地,去进行准备。

骆墨呢,则只是简单的收拾了行礼,带了点基本的生活用品后,就出发了。

这一期的《边走边唱》,等于是《创造偶像》的番外篇,魏冉和黎戈都会参与录制,但姜宁希和沈一诺却因为行程冲突,而无法参与进来。

对此,沈一诺还在群里抱怨了半天,表示自己无法在现场听到完整版的《温柔》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至于姜宁希则一直没在群里说话,《温柔》这首歌,于她而言,感受并不好。

《边走边唱》这个节目,其实就是明星们会住在几辆房车里,房车会前往风土人情不一的各个城市,然后呢,大家带着乐器,会在街头或者一些大型户外场地里,唱点歌儿。

常驻嘉宾只有三个,一个老牌创作歌手叫曹磊,然后还有一个新锐男歌手,叫刘青虹,然后就是骆墨见过的乐器天才少女丁小余。

他们的人设则有点像是一家三口,不靠谱的老爹带着更不靠谱的儿子以及操碎了心的乖女儿,在全国自驾游。

至于每一期的嘉宾,也靠谱不到哪里去,反正就是玩音乐,一路瞎玩。

有的时候,这个综艺都不会追求歌是否大众,是否好听,反正就是玩儿,要的是综艺效果。

《边走边唱》的录制现场,国民妹妹丁小余,正坐在房车里调试着自己的吉他,只不过她今天有点儿心不在焉,时不时地会望向窗外。

这个今年刚满十六岁的少女,脸上未施粉黛。

或许是年龄优势,或许是皮肤真的极好,素面朝天的她,依然肌肤看着无比细腻,没有任何瑕疵。

她就扎了一条简单的马尾辫,由于看起来就很邻家,所以观众缘一直极好。

在这个综艺里,大家每次看到这个文静的女孩一个人在那里练乐器,就会觉得很舒心,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很多网友都表示,她爸妈上辈子肯定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能生出这样一个乖巧懂事,还这般漂亮的女儿。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保姆车停在了房车旁,一个身穿黑色短袖的男子下车,然后取出了自己的行礼。

丁小余一看到骆墨,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深吸一口气后,把吉他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立刻下车。

她有全程追完《创造偶像》,自《告白之夜》开始,就被骆墨给深深吸引到了。

只不过下车后,她也不敢与骆墨靠地太近,而是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冲他点头打招呼。

“又见面了。”骆墨冲他笑了笑,道:“等会啊。”

他再次拉开保姆车的车门,开始喊魏冉和黎戈下车。

这两人是和他一辆车过来的,一上车就开始呼呼大睡,呼噜打得震天响,也不知道昨晚是不是一宿没睡。

“胃哥,黎总,到地方了,醒醒!”骆墨道。

下了节目后,骆墨就称呼魏冉为胃哥了,至于称呼黎戈为黎总,是因为他有自己的说唱厂牌,熟人大多都是这么叫他的。

“啊?到了啊?”魏冉和黎戈迷迷糊糊的醒来,然后迷迷糊糊的下车。

外面的丁小余冲大家很有礼貌地打着招呼,一口一个老师,格外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