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高阳 > 第八章 执黑子

第八章 执黑子(1 / 2)

先秦至秦汉之际,方术盛行,多有名载史册的修仙大佬。

安期生,便是极著盛名之一。

此人是方仙道祖师,号称千岁翁,备受后世道教推崇,奉为上清八真之一,

据闻他在东汉末年白日飞升。

令周虞疑惑的是,也有一些记载中提到,徐福的师承不是鬼谷子吗?

但他很快了然。

鬼谷子其人,神秘诡异,后世甚至考据不出其精确姓名,

据各类记载、传闻来看,鬼谷子堪称先秦时代的教育专家,收徒狂魔,整个战国时代许多著名人物都是他的徒弟。

据说他有五百弟子,其中比较出名的有苏秦、张仪、孙膑、庞涓、商鞅、李斯、毛遂、徐福、甘茂、乐毅、范雎、黄石公、李牧、魏僚等……

看名单就知道,这个淡扯得和众弟子的时间跨度一样大。

别的人周虞不能确定,但徐福和安期生史载都是琅邪人,这却就说得通。

果然,徐福正色说道:“我师安期子,师从河上丈人,成方仙道。师祖登仙,我师即为一代方仙大家,真乃是人间真仙,又怎会有什么对头?”

周虞冷冷笑道:“徐福,你敢欺陛下之诏令?不说实话,我就地诛你!”

徐福冷汗涔涔,

若是方才,他不会信。

他入殿中时,早看出周虞修为不会超过点星境,还不如他,但此刻却知道,这位皇帝陛下诏令执符之人,实在是恐怖,有莫大来头,似乎……刚才去了幻象之中,与圣人相会?

徐福慌忙拜道:“我师之为人,逸仙潇洒,于海外天台,天梯之下,植海仙枣,汲大海之精英,其枣果如瓜,凡人食之,亦可延年益寿,历来颇受仙道欢迎,

又因我师名著一方,故而多有交好者,并无什么生死大敌,若是非要论到对头……或许……”

“谁?”

“羡门子?”

徐福小心说道。

“原来是他?!”

周虞豁然明悟,随即半真半假说道:“你的意思是,你和你师安期生,都有为陛下寻找仙山,获取仙药之心,但那羡门子高不然,故意阻拦,欲绝陛下之仙道?”

“不,不敢,不敢……上将军,市并未这么说啊!”

徐福十分焦急,连忙解释。

羡门子高者,乃燕地人,与宋毋忌齐名,也是当世仙道之大家,名震寰宇。

但他们这一派仙道,却与安期生不同,讲的是化形消解之术,

人死之后,以灵魂脱壳,成就仙道。

算起来的话,即便与安期生不算对头,至少也不是同路人。

问题在于,大家有学术争端,可以坐下来讨论,讨论不出结果还可以打一架,没道理耽误给皇帝陛下寻找仙药不是?

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事情属实,那么,始皇帝陛下何其无辜……

“你没有这么说?”周虞淡而意味深长地笑,转头问向吴清清,“圣禹祭女,请问可听到徐真人说,海外阻仙药船队的,与羡门子有关?”

“有。”

吴清清配合说道。

“没有,没有!”徐福连连否认,“那只是上将军逼问,我师究竟有什么对头……”

“如果不是羡门子,那又是谁?”

“这……”

“呵……”周虞笑得平平淡淡,“或者说,是你刚才所放蜃之幻象之中,那海上巨鲸?你可知道,那巨鲸背上,所骑乘之人是谁?”

“知,知道。”

徐福深深跪伏,惨声说道,“敢请上将军知道,寻仙药受阻,也非是因为那巨鲸背上的……圣……圣人……”

“你还知道那是圣人?”

徐福心中暗叫,我当然知道!

那蜃之幻象,便来自他老师安期生,

否则,以他的身份、修为,哪有资格知晓圣人之面貌、坐骑,更不可能面会圣人,记录蜃之幻象。

他的本意,是用圣人之名,吓一吓周虞。

漫说一个区区陛下亲卫,不足点星境的修行者,就算是陛下本人,若闻圣人在海,致使仙药难寻,又能如何?

陛下总不至于起雄兵百万去屠圣。

只需糊弄得过这一遭,求得再一次出海机会,这次一年内都不再回来,自然万事大吉。

他可是从老师口中得知,那位开创霸业的皇帝陛下,呵呵……

当下,

徐福进退维谷。

正当此刻,周虞却挥一挥手,不耐烦问道:“我只奉陛下之命问你,陛下再与你一年时间,陛下归咸阳时,可能得仙药?”

徐福毫不犹豫,立即答道:“市肝脑涂地,也必于当年之内,为陛下寻得仙药!”

“唔。”

周虞似乎满意,又似乎不满意,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先奉陛下诏令,在此恭候陛下驾临!到时候,陛下还有事垂问你。”

“啊这……”徐福虽不敢抬头,却为难说道,“时间紧迫,市是否应该尽快出海,去往仙山?”

“你又想违背陛下诏令?”

周虞眉心轻拧,陡然翻手,取出虎符,便要召殿外的骊军偏将“铢”。

徐福正悄悄略抬起头,余光瞥见,登时吓了一跳,慌忙说道:“市不敢!不敢!市当奉命,在此恭候陛下!”

“去吧。”

徐福如蒙大赦,起身收了蜃贝,匆匆一礼,便退向殿门,转身向外。

殿门打开,

骊军偏将“铢”正立在殿下,引军环卫。

徐福心中仍是惊惧不定,脸色布满不安之色,骊军偏将“铢”见状,顿即上前,准备询问。

徐福忙道:“偏将军——”

他话音未落,从偏殿之中,传出周虞的声音。

“铢。”

周虞被吴清清搀扶着,踉跄走到殿门处。

他脸色血泪斑痕仍在,

他眼神黯淡,神色苍白。

骊军偏将“铢”转头,目睹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