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霄仙君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藏天掩月

第六百二十九章 藏天掩月(2 / 2)

“存神观想之道自我而始!”

“谓观想图者,类今日紫府开悬之道图也!图之所录,道之所在!”

“贫道的观想图,是为《藏天掩月》!”

“藏天者,阴冥也!”

“此吾父所留冥师正朔!”

“掩月者,月相之隐逸也!”

“此吾母所传月师偏经!”

“我知道……回返尘世之后,该面对的是甚么!”

“不只是杀劫!还有昔世外仙道未竟之功业!”

“欲要祭宝器傍身,便不能止于杀伐……”

这是论道的延续,至于此刻,掩月道人仍旧在指点着柳元正。

只是说及此处,掩月道人的身形终于还是凌空悬于无何有之乡的上空!

道人俯首,入目所见,是他镇守了万古岁月的诸相。

他的身后,是一卷间合虚实的道图高悬。

那是他的观想图,是他的道与法之所在!

藏天!

掩月!

道图瑰丽而阴森,恍若阴冥界显照于此,层叠的阴煞湍流之中,似是有一轮圆月高悬,却又于中央天元隐而不现,交叠折射,辐照于阴冥之中,便是诸炁间,一道又一道朦胧残月。

“元婴道友为这柄宝扇思量了一路,贫道为了今天,已经在这无何有之乡中,苦思冥想了万古岁月光阴!”

“月华开智,弯刀斩首!”

“阴冥蕴道,浊煞葬身!”

“驻守此界万古,贫道曾斩灭执念残灵不计其数!今日,以昔年之功果,来铸百口斩业之刀!”

话音落时,恍若口含天宪,恍若言出法随!

偌大的无何有之乡中,前所未有的轰然震动!

霎时间,诸相破碎!灰尽与尘埃换若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引动,四散弥漫,有如阴煞湍流一般,化作灰蒙蒙的层叠雾霭!

而在那层叠雾霭之中,一道道冰冷的弧光,恍若是那诸炁间,一道又一道的朦胧残月!

是月相!也是宝刀!

是遗蜕!更是菁英!

这是惊世绝伦的盛景!

原地里,柳元正端看的心驰神往,连元婴道主亦是感慨莫名。

半悬空处,掩月道人似是在追忆着甚么,看着一道又一道宝光迎面而来,没入身后显照的观想道图之中,口中不断的轻声呢喃着。

那是古之名刀的号。

“漏影……鸣鸿……龙雀……含章……白鹿……桂溪……百辟……”

百口宝刀,便是曾经埋葬在古史里的百个故事,便是曾经道人在岁月里走过的路,便是月相偏经的诸般显照,便是一道之主的根基源泉,便是他回返尘世的心念!

一刀噼开生死路,两脚踏出是非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