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霄仙君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藏天掩月

第六百二十九章 藏天掩月(1 / 2)

元婴道主在兀自感怀着。

原地里,柳元正却仔细的凝视着那柄丹阳羽扇。

修行至于今日,道人也算是见过许多道器了,可是如两仪元幽幡、灵尘量天尺之类,皆是镇教道器。道器乃是品阶,但重中之重在于“镇教”二字。

那是以宝器承载一宗之道,是将镇教法门化作无形无质的本源,化入宝器的根髓之中。..

如此载道之器,方能镇压此宗气运,方能开化此宗修士根髓法门。

至于刑杀、镇压之诸事,反而还要在其次。

便如元道老真人,出手攻伐时,也多仰仗金章篆书之力,更多的时候,也只是以两仪元幽幡引动雷霆之道护体。

可是如今,在这柄丹阳宝扇上面,柳元正看不到丝毫的载道之韵味。

所谓的五火七禽,丹阳之道只是外相,根髓处,却是一点杀念,是杀伐之道!

此般宝器自然无有镇教之能,但攻伐之利,则已然驻足杀道绝巅!

即便此时那五火七禽扇只是被元婴道主握在手中,未曾施展大法力催动,可远处的柳元正不过是凝视了片刻,便顿感一缕烈阳杀念直袭而来,间合有无之间,刺痛道人双眸。

几乎下意识地,柳元正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再睁开的时候,却见蹈空步虚的元婴道主不再惆怅感怀,反而折身面向自己,脸上露出和煦的笑意。

“如此杀伐道器,道友可要尝试一二?”

虽说于尘世之中,镇教道器皆是驻世真人这一级数的巨擘所能掌控的无上宝器,可对于已经能够凝练道宝的柳元正而言,祭炼一尊道器,甚至无需承载道韵,而是用于杀伐的宝器,自然不能算是难事。

况且见得了这柄丹阳宝扇的锐利杀机,再联想到如今尘世的峥嵘大局,一时间,柳元正遂也洞悟了有这么一件宝器傍身的便宜。

心中跃跃欲试,可道人远远地眺望着诸相纷呈的无何有之乡,抿了抿嘴之后,还是微微摇头。

“贫道终是后进之辈,未曾驻足过道与法之绝巅,眼界上到底差了些底蕴,这般宝器虽好,贫道却需多思量一阵。”

闻听此言,元婴道主笑着点了点头。

“善!虽说杀伐道器不承道法,不载本源,然则到底是道器品阶,化生于世关乎气机运道,自古至今,祭炼此般宝器者,从驻世真人到仙君诸圣,从来都只得唯一之数!开弓没有回头箭,自要审慎思量,方得万全相谐,便如这柄宝扇,炼得不过片刻,可这之前,老夫已然思量了一路。”

感慨过后,道主不再去看陷入沉思的柳元正,继而偏过头,看向掩月道人。

“道友可要……?”

元婴道主说的欲言又止,原地里,长久沉郁的掩月道人,先是点了点头,复又摇了摇头。

开口时,掩月道人音哑的声音响起。

“历劫……历劫……这万古一世里,元婴道友是奔着杀伐去的,可是……贫道若是回返尘世去,要面对的,又何止是杀劫?贫道是存神观想境界的道主!是曾经被三身道众逼迫到远走无何有之乡的丧家之犬!是逃禅祖师极乐佛主的经年旧友!我——是冥师和月师的儿子!”

不知何时,悬空而立的元婴道主已经悄然而退。

原地里,本来沉郁的掩月道人逐渐七情上面,不复死寂。

话说到最后,道人罕有的咬牙切齿着,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与此同时,他一步踏空,旋即蹈空步虚而起!

端见这番,元婴道主反而兀自松了一口气。

恨!

哪怕是如此滔滔的恨意!

那总也好过真正的沉寂与阴郁!

与此同时,蹈空步虚之间,掩月道人的身形忽地一顿,复又回望柳元正。

两人四目相对。

那场初见是未竟的论道,齐皆涌上了两人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