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病娇的白月光 > 472 清纯勾人婊气合欢宗妖女vs闷骚偏执霸道妖帝

472 清纯勾人婊气合欢宗妖女vs闷骚偏执霸道妖帝(1 / 2)

系统沉默片刻,“沈照雪是谢檀枝唯一的信仰,如今她的信仰没了,黑化也在情理之中。”

“那是不是说明,谢檀枝身上的气运,也会随着她的改变而消失。”傅挽眯了眯眼,谢檀枝和沈照雪作为创造世界的神族而降世,自然也背负着使命和气运。

如今她的使命感消失,那依附于使命的气运,或许也是会随之消失的。

用人话说,那就是主角黑化了,不就是成了反派。

但是傅挽并不十分确定,毕竟在很多里,主线其实是感情线,对于男女主的使命与道德其实是没啥要求的。但是这本书471清纯勾人婊气合欢宗妖女vs闷骚偏执霸道妖帝的沈照雪和谢檀枝从头到尾都没有黑化过,所以现在出现这样的偏差,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系统:“这个世界已经脱离了主神宿命线的支配,无法接收准确信息。”

傅挽点了点头,“那还是有很大的可能的。”

说着,她抬手握住了谢檀枝的剑刃,雪白凛冽的长剑上滑下滴滴鲜血。傅挽手指纤细皎白,满手都是浓稠的鲜血,她抬起下巴看着近在咫尺的谢檀枝,忽然笑了笑,“谢檀枝,你以为杀了我和秦缇,沈照雪就会回来吗?”

谢檀枝面色不变,“是秦缇取走了妖神之力,这方小世界才会即将崩塌。”

“不,是因为沈照雪死了。”她顿了顿,补充了一句,“而你和沈照雪是这世间唯二的神,沈照雪死了,你也丧失了对世间万物的仁慈喜爱,这方小世界才会逐渐坍塌。”

谢檀枝的眼睫颤了颤,略微有点失神。

傅挽抓紧时机,一跃而起,任由谢檀枝的长剑划破她的皮肤。然后,手里的长剑格挡住,闪身避开,剑锋只对谢檀枝的心口而去!

“这十年,你为了给沈照雪报仇,不惜强行将上清宗的灵脉毁损来提升自身修为。你可曾想过,上清宗的灵脉毁损,死了多少依附灵脉而生的灵兽灵草。”傅挽眼底闪过一丝怜悯,“甚至还有人传言,你为了在整个修真界布下封锁妖神之力的大阵,使得多少上清宗无辜弟子惨死。”

谢檀枝冷冷地看着傅挽,唇边浮现一丝冷笑,“从前师父教我苍生为重,告诉我修道之人,代天行行道。可是我师父死了,那些人却只想着要争夺上清宗的资源,替代上清宗的位置,甚至不惜违背道德屠戮我上清宗弟子。”少女下巴尖尖,微眯着眼,冷漠得让人心惊,“这世间,有善便会有恶。可恶人不择手段,极端偏执,善者却只能对一切包含忍让,留有一线余地……”

傅挽并没有和谢檀枝争论。

这世上置身事外的人,才能以一种公正无私的目光去看待身边的一些事情。

可总有些人是受到的伤害与失望比希望多的,这样的人,永远不能以置身事外的目光来看待这些事情。傅挽也曾是这样的人,她只是瞧着谢檀枝,抿了抿唇,“枝枝,也许这也是你的心魔劫。”

如果是的话,只要谢檀枝能够堪破这个心魔,她便可以重新成为神,让这方小世界免于坍塌,带来新的希望。

谢檀枝却还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师父叫我向善,可是他维护的善,不过是一个表象罢了。这世上的人唯利是图,本性自私,所谓道德不过圣人教化,试图让他们约束本性的一个骗局罢了。”

傅挽见她听不进去,手里的长剑便一剑刺向谢檀枝。

谢檀枝抬手挡开傅挽的剑气,神色十分冷淡,眉目间杀气磅礴,“即便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另这方小世界坍塌,也有何妨。他们不过一介蝼蚁,是我和师父创世,他们才得以生生不息。如今我不想他们活了,也是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