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74.与舰同沉就是船长的宿命啊

74.与舰同沉就是船长的宿命啊(1 / 2)

“虽然我曾经说过我很愿意和您一起并肩作战...”

正和五六个圣光之刃勐男们以一个非常尴尬的姿势挤在“影歌号”被拆掉的鱼雷发射器的舱室中的瓦里安乌瑞恩语气古怪的对坐在自己身前的戴琳说:

“但我真没想到您第一次邀请我上战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说真的,我不觉得我们这几十号人去冲击一艘恶魔星舰是个正确的选择。

圣光教会我英勇,但它也没鼓励我要去送死啊。”

“这怎么能是送死呢?”

戴琳将一把用泽拉碎片锻造的战戟放在手边,又因为地方实在是逼仄,不得不将自己的指挥刀背在身后。

他打量着还在不断往狭小的船舱里挤进来的各族战士,对瓦里安耸了耸肩,说:

“我又没邀请您和我一起来,皇帝陛下,你这会应该留在船上主持大局。”

“我主持什么大局?”

瓦里安叹了口气,说:

“我从到大打过的仗,哪怕算上小时候和阿尔萨斯玩十字军游戏那些,都比不上英灵殿中的指挥官们经验丰富。

军事上我根本提不出什么建议,想下去砍恶魔也被肖尔和伯瓦尔极力阻止,如果不是确认我来了阿古斯,我还以为我是跑来郊游了。

您要知道,我带着皇帝之剑过来可不是为了当吉祥物的。”

“但让皇帝亲自冲锋陷阵什么的也太奇怪了吧。”

瓦里安身旁蜷缩起身体给其他人腾出空间的玛尔拉德将军低声吐槽道:

“你们人类明的皇帝一个个都这么勐的吗?”

“那是。”

在戴琳身后挤上船的暴风城海军统帅泰勒将军吹嘘到:

“我们的上一任皇帝可是亲自处决过无数巨魔的真正勐士,他现在就带着英灵们在地面上和恶魔厮杀呢。

瓦里安陛下必须以自己的勇勐来赢得索拉丁大帝的认可和青睐。

皇帝陛下压力也是很大的。”

“喂,陛下,把您的脚收一收,那边还能再挤一个侏儒!”

就在这几个人聊天的时候,舱门外的幽灵公主纳格法尔挥着拳头喊了句、

瓦里安木着脸把自己的脚蜷起来,下一瞬就有一个粉红色头发的侏儒特工嚼着口香糖被丢了进来。

这个小家伙带着工程学护目镜,背着前后两个大背包,里面装满了从奥杜尔搞来的泰坦炸药。

一上船她就尖叫到:

“都别挤我,这些炸药不太稳定,一旦殉爆了我们就都完了。”

“你们几个牛头人就别来凑热闹了!”

在舱门外,换了一身王牌飞行员制服的纳格法尔朝几个准备登船的牛头人战士叉着腰尖叫到:

“我们把武器什么的都拆掉了才装了这么点人,你们这身高体重一个顶三个,实在没地方留给你们了。”

“那炮弹挂架上不是还能挂两个登陆舱吗?”

崔克茜在旁边恶意满满的提醒到:

“把这几个牛肉人都塞进去,最少能塞六个。”

“行,那你们赶紧进去!”

纳格法尔拳打脚踢的催促着几个牛头人钻进黑色的六边形登陆舱里,以他们的身高基本上钻进去就是人挤人。

只能维持站立姿态,连活动的空间都没有了。

崔克茜指挥着机械侏儒把登陆舱挂上去,又看了一眼艰难的拉已经挤满了人的飞行舱舱门的幽灵公主,她左右看了看,提醒到:

“飞过去之后见势不妙就退回来,别冲动。

这艘船的能量护盾可挡不住星舰主炮的攒射,我刚才给你指明了恶魔星舰的登陆口,把这些家伙送过去你就可以返航了。”

“嗯嗯,我知道了。”

纳格法尔信心满满的打开驾驶舱钻了进去,她在其中对崔克茜比划了一下大拇指。

随着正在进行高速机动的此世之恶号的下舱门缓缓开启,幽灵公主发出一声欢呼,拉起操纵杆就让影歌号如离弦之箭一样飞出了机库。

这艘船的高超速让挤在船舱里几乎人贴人的一群战士们苦不堪言。

满载设计坐六个人的突击飞船里现在挤了几十个人进去,虽然是拆掉了各种武器设备腾出了空间,但这种“严重超载”的情况依然非常危险。

更何况他们正扑向一艘满编的恶魔星舰,那艘墨绿色的梯形飞船各处都装着正在开火的炮口,还有灼热的光束不断在空中切割,试图攻破此世之恶号厚到让人蛋疼的能量盾。

这种情况下稍有不慎,随便一下磕磕碰碰就是个船毁人亡的下场。

但因为大概自己就是一艘船的缘故,让幽灵公主的“飙船”技术非常好。

她欢呼着扭动操纵杆,让迅疾如影的影歌号以超高速在枪林弹雨中穿梭,像极了一只在火焰中飞行的黑色蝙蝠。

此世之恶号已经停下了前进,作为活靶子吸引帕拉克希斯号的各种火力,恶魔星舰也停在一个安全距离上,这艘恶魔舰队的旗舰正在启动它们的超大口径歼灭炮准备给眼前这奇奇怪怪的船以致命一击。

双方的体型对比差的太多了。

恶魔舰队的旗舰有几公里长,而它眼前的此世之恶号根本就不是为了星战设计的,它在这墨绿色梯形飞船面前就和一个发育不良的侏儒一样。

“愚蠢的船!”

恶魔星舰的舰桥指挥舱里,穿着笔挺的阿古斯舰长服的艾瑞达统帅议会海军上将芙斯拉克斯女士冷笑着端起自己优雅的吸能红茶。

她以一种讥讽的目光看着眼前金灿灿的飞船,心想着这些艾泽拉斯的入侵者果然是一群野蛮人,他们居然把在海面上打仗的船开到了群星里。

再看看他们面对袭击时的慌张表现,就如一只被老虎追逐的猪崽子,几乎把能犯的错误全犯了一遍。

这不是找死吗?

你们这些可悲的艾泽拉斯杂种,我奉劝你们先回去把星战这个概念搞懂行不行?

作为阿古斯黄金时代起就担任舰队指挥官的真海军上将,芙斯拉克斯女士面对这样可笑的战斗根本就提不起任何精神。

尽管她现在的姿态也非常狼狈。

作为基尔加丹忠诚的仆从,她被灌注邪能擢升为强大的末日女武神。

在艾瑞达恶魔的躯体之外还多了一双可以翱翔的恶魔翅膀,再搭配阴暗酷炫的统帅制服本该是邪恶中透出一股英姿飒爽。

但在之前支援克罗库恩的战争中,她的飞船被布来克化身炎魔最后时刻的焚身爆给弄炸了,她自己也是死里逃生,从飞船爆炸地一路连滚带爬的逃回来,差点就落在了抗魔联军手里。

那是一段堪称耻辱的逃亡经历,让高傲的将军品尝到了从未有过的羞耻。

现在虽然手里端着优雅的邪能红茶,但整个人却是几乎瘫在自己的指挥椅上,之前的伤势对于恶魔而言也太严重了。

翅膀断了,双腿粉碎性骨折,本该退到后方休息。

但高傲的恶魔将军心里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为了向艾泽拉斯的野蛮人复仇,她可是拖着病躯指挥战争的。

“主炮瞄准!他们既然不打算跑,那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慢慢的品尝这场施虐的复仇。”

饮了一口醇香的邪能红茶,芙斯拉克斯上将冷笑了一声,举起手指对身旁的甘尔葛技师们下达命令,结果这个非常酷的动作牵动伤口让她疼的呲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