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血染侠衣 > 第五百六十二节 探记寻踪见何人(十九)

第五百六十二节 探记寻踪见何人(十九)(1 / 2)

灵儿看着齐阳指的地方,生生愣住了。

标记竟然在地上!

白茫茫的雪地恰似一张白纸,马车上桌椅的断木和车厢的残骸便成了宣纸上的墨迹。这些“墨迹”看似凌乱,却非无章,而是用简单的“笔画”勾勒出这儿的地形。

灵儿的惊讶也就是那么一刹那,此刻她已经想明白了。这和他们适才说的“标记留在马车上”并没有冲突。谁说标记留在马车上就意味着标记被刻在车厢上?马车本身也可以成为标记。

“我还以为刘师兄会把标记刻在”灵儿说到一半停了下来。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想法可笑至极,把标记刻在车厢上不就等同于直接将标记留给追兵吗?这和把标记刻在路旁的大树上有什么区别?

齐阳笑了笑,灵儿的江湖阅历是少了些,希望这次出门能为她积攒一些经验吧!

灵儿低头查看,注意到这些标记周围的雪地上没有留下任何脚印。想必是刘师兄在留标记时用上了轻功。而这恰恰成了保护“地形图”的天然屏障。若有人靠近甚至移动这些断木残骸,必定会在雪地上留下痕迹。这样一来,即使标记被人有意或无意地破坏,阳哥哥也能根据这些断木残骸原先摆放的痕迹推理出标记原本的形状。

“这标记留得还真是巧妙!没想到像刘师兄这般傻乎乎的人竟然也能想出如此妙招!”灵儿不禁感慨。

齐阳闻言反驳:“不,刘少侠可不傻。”相反,他觉得刘坤的机智远在其他几个师兄弟之上。

灵儿怎会不知刘师兄不傻?但她觉得在睿智过人的阳哥哥面前,刘师兄还是显得过于平庸了!

不过,她对刘师兄也非全盘否定。她说:“还好他还有识人之智,知道阳哥哥的智谋举世无双,只消一眼就能看懂他留的标记。”

“什么举世无双?姑娘言过其实了。”齐阳笑着摇了摇头。

“我可是实话实说。倘若来此寻找标记的是廖羽之徒,就算刘师兄留了再巧妙的标记也只能是白费力气。”灵儿极为“认真”地分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