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1更|2更(1 / 2)

突然消失的粉红色糖果,一开始人类幼崽并没有注意到。

毛团团数完象棋,数元宝,数完元宝又开始点兵点将,介绍他的宝贝玩具。

“小象,下雨就一直叫,告诉团团。”

“羊羊,叫团团穿棉袄。”

“雀雀,跳舞。”

……

“小鸟……”

【小鸟怎么样?用来做什么?】

“小鸟,会飞!”

幼崽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个玩具的作用,伸手在毛绒绒的玩具鸟肚子上按了一下,那只小鸟就飞了起来,一直围绕着他转圈圈,还会叫。

毛团团小手捏着遥控器,却根本不会用,漆黑的双眼圆溜溜的,只坐在那里一眨不眨地看着小鸟飞来飞去,格外专注。

很快的,小黄鸟飞过来,停在人类幼崽毛绒绒的脑袋上,毛团团便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放轻了。

科西漠看着他紧张的小模样,用触手轻轻推了一下小鸟。

那小鸟便往另一边跳了跳,像是要滑倒。

毛团团连忙焦急地嚷嚷起来。

“不,不摸小鸟……”

他连脖子都不转一下,就怕小黄鸟掉下来了。

科西漠好笑地放低了声音。

【小鸟不动,团团就一直坐在这吗?】

“是鸭……”

小孩的声音很小。

科西漠却不知为何,看着幼崽一点也不敢动的模样,微微皱起了眉。

【脖子不酸吗?】

幼崽下意识要点头,又想起来小鸟在头上,努力忍住不动。

“会酸。”

那为什么还要玩这个游戏?

科西漠下意识要问,又停了下来,没有问出口,转而说:

【以前也这样玩过吗?】

毛团团往上瞅了瞅,说悄悄话一样嘟囔。

“小朋友玩木头人。”

“团团不能,去幼儿园。”

“团团自己玩。”

【为什么不能去幼儿园?】科西漠皱眉。

“爸爸说团团太可爱。”

“别人害羞。”

这个理由……

科西漠略一思索,也明白了前因后果。

看那些超级英雄的反应,人类幼崽出生的时候是全球大进化刚刚开始的几年,根据史料记载,当时几乎全民进化。

而毛团团到现在还是纯人类,说明没能进化成功,或者根本没有进化过。

这样一来,其他进化人的存在,对于幼崽本身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因为宇宙辐射无处不在,进化人身上的辐射浓度尤为夸张。

如此一来,毛团团被严密保护起来,不能去人群之中,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什么是木头人?】科西漠低声问。

“就是……就是,团团说123,你就不能动!”

【动了就输了吗?】

“输了!”

【这么说,团团和小鸟也是在玩这个游戏了?】

毛团团一听就不太满意地皱起小脸。

“小鸟可爱,不听话。”

“团团说可以动,小鸟也不动!”

“不和团团玩。”

幼崽理解不了为什么会飞的小鸟听不懂他的话,也不会配合他玩游戏。

明明他的小鸟玩具也是热乎乎的,和动物园的小动物一样。

科西漠闻言用触手拍了拍小孩的背,哄他。

【小鸟是玩具,再仿真也不同,当然听不懂。】

【但是,小浣熊听得懂。】

【下次叫浣熊来玩木头人,怎么样?】

“真的鸭?”

小孩立刻高兴地坐直了身子。

他一动,科西漠的触手就飞速把小鸟卷起,带到半空。

没了倚仗,玩具鸟又再次重启,飞了起来。

而毛团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愣愣地看着乱飞的小鸟,还没说话,就听到了科西漠的声音。

【浣熊什么游戏都会玩。】

【你想玩什么都可以。】

【这样有灵性的动物,星际有很多。都可以陪你。】

于是,幼崽的注意力又被吸引走了,很快反应过来,开心地举起小胳膊欢呼。

“喜欢大熊!”

“还要小象!”

“呜……小象会来看团团吗?”

【你认识的小象?】科西漠问。

毛团团连连点头。

“小象……头顶,有毛毛!”

“超可爱!”

“还吃团团的零食,聪明!”

毛团团提起小象如数家珍,又补充了一句。

“小象喜欢玩水,睡在水盆里!”

“是不是可爱!”

【嗯,很有灵性的动物。】

科西漠斟酌片刻,说:

【等明天检查完,我去问问谢院长,他应该知道。】

谢老院长是看着毛团团长大的科学家之一,更是其中的领袖。

照理说,毛团团的一切行动,研究院都会追踪记录,很有可能知道象群的去向。

只要那头小象成功熬过了宇宙大进化,想找到它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毕竟星际变异动物都是登记在册的,都有自己的身份编码,受到宇宙公约保护。

科西漠思考着怎么办成这件事,又看向毛团团。

【帮你把小象找回来,你要配合院长,检查身体,能做到吗?】

毛团团听了,一时蜷缩起来抱住了自己,小手手揣到一起,摇摇头。

“爸爸不抱团团,团团就不打针。”

【检查身体不一定要打针。不会痛。】

星际医学发达,早已不需要繁琐的人工检测,体检非常方便。

“不扎团团吗?”

【不扎。】

幼崽这才放心了,乖巧地答应。

他看起来情绪稳定,似乎对体检没有太大的抗拒。

科西漠以为这样就算把幼崽哄好了,只是……

小孩子往往想一出是一出,记起来就要做。

刚刚才说要玩木头人,人类幼崽怎么可能忘记。

毛团团知道现在没有小浣熊陪他,但是他有更期待的陪玩对象!

人类幼崽很快就朝科西漠伸出了手。

“要你陪团团,玩木头人。”

【现在吗?】

科西漠这会儿似乎格外好说话,闻言扫了一眼科技园内部。

谢老院长和其他科研人员看起来都非常忙碌,正在紧锣密鼓地调试医疗设备。

看起来,短时间内是没法给毛团团做检查了。

异种索性托起小城堡,直接瞬移到了科技园后面的联邦特级野生动物保护区。

说是保护区,其实现在这里并没有动物,因为动物们都去宠物球里等待进化了,哪怕进化成功,它们也会在宇宙里某个安逸的星球安家,很少再回到这样的荒芜之地。

这一回,科西漠没有召唤王座,而是如同幼崽盘着小脚坐在床上一样,也跟着席地而坐。

大概暴君当久了,气场放在那,总让人无法忽视,哪怕是这么随意的坐姿,科西漠看着都像是身处宇宙战舰的指挥位。

得亏他提前把外套脱了,现在只穿着黑色的衬衫,挽起了衣袖。

即便如此,异种恐怖的体型依旧令人望而却步,哪怕他真的已经缩小了很多倍了。

毛团团并不在意带他的大人是什么样的身份,幼崽眼里只有玩耍。

他很快被送到了城堡最高的一层楼,坐在窗户边上。

这样正好可以看到科西漠的脸。

【数123,团团就不动?】

毛团团托着腮帮子,困惑地看着对方。

“怎么不是,团团说123……”

“你转身……”

科西漠低头看了看自己,耸了耸肩。

【你看我,像是可以随便转身的吗?】

毛团团好奇地看着异种,没说话。

他不吭声就傻乎乎的,一看就是听不懂。

科西漠只好继续解释:

【我太壮了,转身和走路,造成的动静都和地震差不多,所以一般不会动,只会靠能量来做到瞬间移动。】

【院长去准备医疗设备,要给团团检查身体,不能被打扰。】

【团团希望爷爷被吵到吗?】

最后几句话幼崽听懂了,很快贴心地摇摇头。

“不吵爷爷。”

【好。那现在,你来动?】

毛团团配合地点头。

然后小幼崽站了起来,小手划来划去,居然开始跳舞了。

科西漠一开始都愣住了,但在看到幼崽很笨地朝他比了个心的时候,又回过神来。

【1,2……3,木头人。】

小孩立刻紧张地停住,正好停在挥手的动作。

可不过一秒,他就晃了晃,手忙脚乱地抓住了围着他的触手虚影。

科西漠勾了勾唇。

【动了一次,要受惩罚。】

“呜……团团不挨打!”

毛团团立刻捂住了屁/股。

科西漠好笑地看着他。

【谁说要揍你了?】

【惩罚项目就是……没有惩罚。】

毛团团一听就呆呆的,像是不理解。

科西漠看着幼崽,解释:

【只有团团玩,团团受惩罚,岂不是不公平?】

“不……不公平是什么?”

【……就是出去买糖,只给小象买,不给你。】

“团团把糖,都给小象!”

【……不是这么说。】

虫族之王实在讲不来道理。

【总之没有惩罚。】

“团团要玩乘法!”

【是惩罚……就罚团团,今天准点睡觉。】

“噢……”

小孩挠了挠头,自己嘀嘀咕咕。

“乘法不好玩。”

“爸爸也不让团团晚睡觉。”

“超人晚上都睁眼睛。”

【……】

科西漠耳尖地听到这几句话,当做无事发生。

虽然超级英雄和异种确实晚上睁着眼睛,不需要睡觉。

【开始第二次。】

【第二次,1……2……】

毛团团举着手慢吞吞转了个圈,然后坐到小床上,两只小脚分开……

科西漠双目一凝,立刻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