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走警途1993 > 第二百三十章 搜店抓人

第二百三十章 搜店抓人(1 / 1)

既然是自己的“学生”,那就好办了。柳鹏程一边和崔大队寒暄着,一边心中暗暗下了决心,回去就找老许头问问还有没有自己能讲课的培训班。

一阵寒暄之后,柳鹏程也没有拿乔,也没有摆“专家”的架子。而是把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最新进展都说了出来。他说的是很正常,可是油田公安局的刑警们听着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他们和沈城公安局的刑警还不是一回事,因为沈城说起来不是案发地,也不是销赃地,只是被偷了几个车牌,买通了一个下岗工人,属于被“卷进来”,沈城公安局也有点“帮场子”的意思。

可是油田公安局不一样啊,他们接到了电话之后,稍微一打听,就知道合着人家北滨市局发现的赃车就是他们油田的啊,当时大老板为了奖励自己孩子,给孩子买了一辆比摩托还贵的自行车的新闻,正经传过一阵子呢,原来就是这台车!而且他们给北滨市局回电话的时候,也问了这个案子,回头就学北滨市局,搞了一个自行车失窃的排查,不查倒是好,一查,好家伙,一百多台!所以他们的心态和沈城公安局“帮场子”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这就是他们的案子!

说起侦破思路,柳鹏程是这么想的,因为现在已经有了北滨这么一个“标本”,所以他大胆猜测,是不是油田或者辽河市的二手车市也有那么一家二手车行。这个二手车行应该距离二手车市不远,但是又不在明面上,里面销售的都是成色不错的变速车,车锁被拆卸过,钥匙全部是后配的!而且一部分车上还应该有沈城或者其他城市的车牌。

崔大队一边听着柳鹏程说,一边频频点头,等柳鹏程说完,崔大队说道:“其实咱动手算是晚的,丢车的谢老板找车有一段时间了,人家说了他丢的不是车,是面子。我觉得和他聊聊应该能有收获。”

你问谢老板能不能和警察聊?开玩笑,他丢辆自行车不报案是一回事,人家警察要找你聊聊天,了解一些情况,还是和你一点关系没有,甚至可以说是你“仇人”的情况,你能拒绝?这得喝多少假酒啊!

和谢老板见面是在一间茶楼,尽管都是属于“弃恶从善”,但是他和北滨的郝老板完全是两个极端,板寸头,大金链子,港式花衬衫,一脸的横肉,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弟,就差把“坏人”俩字纹在脑门上了。

不过他对崔大队和柳鹏程还是挺客气的,一边张罗着要了个最好的包房,又点了个琴师,点了个茶师,泡的是他存在这里的茶。柳鹏程一眼就看出来是品相非常不错的普洱。

大家坐下之后,先是客气寒暄了几句,然后这位就让琴师和茶师都撤了。由他带来的一个小弟继续给大家泡茶,柳鹏程发现手法居然还不错!.

等到清场之后,这位嘿嘿一笑:“我呢,就是个做买卖的,孩子车丢了,挺伤心,我这当爹的也不能光看着啊,虽然又定了一台,一时半会也到不了,就寻思着找找吧,万一要是找到了呢?结果还真没找着,听崔大队打电话说车在北滨呢,这我哪儿找去啊!”

崔大队笑着说:“谢老板应该也有点收获吧!”

谢老板笑着说:“啥收获不收获的,不过有个情况,对你们可能有点用,既然我家孩子的车,被人家弄到北滨去卖了,那也应该有别的地方车弄到咱辽河市卖了吧!我公司的保安在薛家镇那个二手自行车市附近,发现了一家新开不长时间的车行,里面都是不错的二手自行车,我自己还去看了看,我寻思着万一能找到我家孩子的车呢,就算是找不到,万一有别的大崔克呢!结果还真没有,里面的车有不少都是有自行车牌的,沈城的车牌。”

然后柳鹏程就听到了一个很“耳熟”的故事:车行老板的二婚老婆有个在沈城开大车行的舅舅......

至于谢老板说的他们公司的保安,咳咳,就那么回事呗。

听到这里,柳鹏程和崔大队对视了一眼,都感到今天真没有白来。

两人告别了谢老板,谢绝了谢老板“换地方一起坐坐”的邀请,赶回了三大队,柳鹏程觉得自己已经距离真相迈了大大的一步。

刑警三大队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因为明天有正经事,大家就在食堂对付吃了一口,当然这个对付也是相对的,油田公安局的伙食可是相当的不错!

崔大队把柳鹏程和小刘送到油田公安局宾馆之后,没有多呆就告辞回去了。柳鹏程在例行打了几个电话,汇报进展的汇报进展,报平安的报平安,然后也洗洗睡了,对于这个案子,柳鹏程是完全激发起了个人的“兴趣”,他就是十分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把偷自行车这事儿经营得惊天地泣鬼神!

第二天上午,一对小情侣在“牵驴”的老板的热情邀请下,走进了辽河市薛家镇二手车市附近的新开时间不长的二手自行车行,不长时间,就推了一台成色非常不错的“捷安特”出来,等到他们完全走出了车行老板的视线,立即拐进了附近的一条小胡同,把车抬上了一辆金杯面包车。

早就等在车里的技检人员,立即对自行车开始检验。男侦查员说道:“崔大队,这台车是有沈城车牌的,不过他们以免费擦车的名义给我卸下去了,理由是这车牌就别要了,一看就是二手车,多没面子啊!我们怕暴露,就没和他们争辩。”

柳鹏程问道:“里面有多少车?”

女侦查员说道:“六七十辆吧,但是柳所长提到的那几辆重点车,一台我都没发现。咱局排查出来的失窃车辆,我也没有看到非常保准的。”

崔大队点点头:“那就是说,除了咱这里和北滨,还有第三个点?”

这个时候,技检人员已经完成了对自行车的初步检验,为首的警官说:“车锁被打开过,钥匙都是后配的,原装的一把都没有,而且从新旧程度上看,应该是一起配的,还非常新。和柳所长说的情况都对上了。”

崔大队笑了笑,拿起放在驾驶台上的对讲机:“各个小组注意,搜店,抓人!”